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18018396253

无锡驰和试验仪器有限公司

总部地址:无锡市南长区扬名高新技术产业园B区15号

公司总机:0510-85434166

销售经理:周先生 18018396253

公司传真:0510-85434166

企业邮箱:chiheyiqi@163.com

微信/QQ号:1191571247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从?
2019-10-21 20:31

  是2019年8月29日□,镇江丹徒区宜城街道镇南村社区的蒋大妈对扬子晚报记者说的线辆型号一致的新能源“公交车”排列停放在江苏镇江宜乐路西南侧一段“断头路”上□,车都没有挂车牌,但每辆车的挡风玻璃上都贴着一张黄色纸片,从1到20给每辆车编了个序号。这些车四周都粘贴或印刷着“新能源车□□□”等字样,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普通公交车大同小异。

  车厢里的尘土和车外的杂草能看出这些车在此停放已久,最末端的一辆公交甚至已经被疯长的藤蔓覆盖。多辆车的车门全开或半掩,无人看管让车辆损毁严重□□。投币箱被强行拉开,车尾后盖被掀起□,发动机外露生锈,软管断裂□□□。

  空旷的路面上这20辆公交车就如从天而降□□□,破败孤零,怪异至极,也难怪过往路人都匪夷所思:车是谁的?又是为何要将车停在这里?

  虽然每辆车的驾驶室位置外侧都还残留着淡淡的“镇江公交”字样□□,但镇江市公交公司总经理凌剑锋表示:“经初步查看,这些不是镇江的公交车□。这些车都没有上牌,不知道车主是谁,车管所曾经来问过我们公交公司。不知道是哪一家的□。”

  “类似这样10米以上车长的新能源电动车□□,价格还是非常可观的。去年镇江公交公司招标采购的新能源车单价为80万元□□□,而此前采购的另一批每辆车的价格则达到了110万元□□□。”

  □□“在2016年以前□□,国家和省市对新能源电动车有非常可观的补贴。以2015年为例□,当时

  中国的新能源补贴哪里来?“骗补”又是什么?从2009年开始□□,到今年的补贴退坡,新能源汽车的巨额补贴到底“补”了谁?

  2012年6月28日,在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常务会议□□,国务院讨论通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后两个月,国务院下达关于印发《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的通知,

  2013年9月13日□,一则“关于继续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出了补助范围、对象以及标准。

  知名或不知名的汽车厂商□□,用市面上廉价的乘用车车身装上电池,制造了大量粗糙却昂贵的纯电动车□□□。由于缺乏前期的研发环节□□□,车辆的稳定性、安全性及一致性等等性能根本无法保证□□,就更谈不上技术的先进性了。

  这款没有安全气囊,缺乏各种主被动安全设备,原本售价只有3.69万元的小汽车身价飞涨□□□,达到15.28万元。

  新能源补贴政策中倒是规定了“补贴额不能超过车辆售价的60%”□□,却没能约束补贴的上限□□,反而导致了价格的虚涨。

  如果这样“造车”就可以轻易拿到补贴赚钱,谁还会“傻□□□”到去真的研发□□、设计一辆新能源车呢?

  。哪怕消费者按照成本价购买一辆客车□□□,厂家还会余下10万至28万元的政府补贴□。可谁又曾见过哪个汽车厂商买车不用掏钱,还倒贴消费者几十万的事呢?没有的□□。

  2015年,北京的天马通驰汽车租赁公司向上市公司安凯客车采购了400辆电动大巴,每辆车标价170万。按照补贴政策□□□,每辆车可以获得国家和北京市的补贴总计100万。一次购入400辆新能源客车□□□,即便是在新能源汽车推广如火如荼的2015年□□□,也算不小的订单。天马通驰方面曾表示□□□,当时北京地区新能源客车保有量约为900辆□□,天马通驰一家公司就占了50%。

  2017年□□□,北京市朝阳区东苇路蟹岛度假村停车场一场由杨絮引燃的大火,烧掉了超过八十辆非营运状态的闲置客车,这批车正是天马通驰2015年采购的那批安凯客车。

  2016年3月,央视报道了新能源汽车□□□“骗补□”的调查,揭开首家因“骗补”被查的企业——江苏省苏州市的吉姆西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的□“骗补”黑幕□□□。粗制滥造□□,虚报价格的□□□”骗补□“还不够,进阶版的“骗补”手段也逐渐一一浮出水面□□,相比之下真造真卖单靠补贴挣钱的公司还真“嫩了点”。申博

  吉姆西公司成立于补贴详细标准出台前的2013年8月,2015年3月开始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主要为6-8米的新能源轻型客车和厢式物流车。有的车企会将为骗补制造的车辆遗弃或雪藏□□,但至少真的造了车出来。

  上半年电动车产量仅为25辆,而同年年底销量则出现了爆发性增长□□,12月单月上传合格证就有2905个,全年总产量达3686辆。

  造了这么些车,又或者说制作了这么多证件,没人买也不行。苏州吉姆西还动起了“左右倒右手”□□,“自产自销”的歪脑筋。

  据调查□□□,虚假申报的新能源汽车销量有1131辆,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超过两亿六千万元□。好一招□□□“空手套白狼”。

  由于新能源车身、座椅、动力电池□□、轮胎等车辆主要部件都不能进行唯一性追溯□□,个别企业在获取了车辆补贴以后□□,会把所购车辆的电池、电机等关键部件拆解□□□、倒卖,然后把车辆改装成燃油车或者铅酸电池车再次销售。得,获利的路子又多一条。

  2016年12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发布《严惩新能源汽车骗补行为规范产业发展秩序》一文,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在门户网站公布了对苏州金龙等企业的行政处罚决定,对涉及“有牌无车”的4家企业给予□“责令停止生产销售问题车型、暂停新能源汽车推荐目录申报资质□、责令进行为期6个月整改□”等处罚措施。

  至此,补贴新政出台,2017年新一轮新能源汽车国家政策拉开序幕,“以量取胜”的骗补时期终于宣告结束□。

  会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好解释,公交线路客车由于每天跑的多,很显然具有抢补贴优势□。事实上,面对巨大的经济利益,生产厂商为了尽可能多的拿到补贴,很多客车□□□、公交车都存在闲置和空跑的现象。

  文章开头提到的到最近才公之于众的镇江闲置公交,也一定不是唯一一处闲置公交车的停放点。

  自2009年起,中央财政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予以补助,截至2015年底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补助资金334.35亿元□□。

  6次统计,在不含2018年□□□,2019年,还有2017年大部分补贴的情况下,

  2017年及以后,虽然每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快速增长□,但是补贴退坡、标准趋严,补贴审核也日益严格。因此□□□,补贴的总额,未必会比2016年的500亿增加多少。整体来看□□,“骗补”事件仅仅是部分地区、个别企业的行为□□□。车型上□,商用车骗补的比乘用车多。企业上,无整车资质骗补的比主流企业多。而从用户角度看,公共领域骗补的比终端消费者多□□。

  虽然“骗补□”对产业健康发展产生了影响□,但它也是产业发展必然经历的阶段性问题。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的补贴政策对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

  最新的补贴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的能量密度和能耗水平都有了更高的要求,在补贴门槛大幅提升的同时□,补贴金额也大幅降低□,地方财政对于新能源车辆的购置补贴也全面取消。

  届时□□,与传统车相差不大的价格□□,低廉的使用成本,自然会有更多的消费者选择新能源汽车。

  2020年,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全面退坡的到来□,同时特斯拉、大众等国外车企强势进入中国新能源市场,意味着本土的新能源车企将面临严峻的挑战,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首轮洗牌即将开始。

  长远来看,中国在世界新能源领域里跑出自己的□□“大众”□□、“丰田□□□”和□□□“特斯拉”指日可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